黔西县退休教师聂明贤 一家三代接力教书育人
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4:31   来源:贵州都市报  

  

  一家三代10位教师。 

  聂松正在给学生们上课。

  退休20年了,教室里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,仍不时回响在聂明贤的梦乡。

  这位80岁的老人,是黔西县甘棠镇的一名退休教师,1959年从黔西县师范学校毕业后,一直从事教育工作,直到1999年退休。

  在聂明贤的家里,他的妻子、儿子、儿媳、女儿、孙子、孙媳等9人都是老师。在他们的呵护下,一茬茬的学生从大山里走了出去。

  从几块木板拼成的黑板,到投影仪、多媒体……聂明贤一家三代见证了山区教育的变革与发展。

  最初每月工资19元

  聂明贤出生于黔西县甘棠镇一个农村家庭。他的父母一字不识,靠种地养活一家8口人。

  1959年,20岁的聂明贤从黔西县师范学校毕业后,回到甘棠当了一名小学乡村教师。

  聂明贤说,那个年代,他每月工资只有19元,但每次走上讲台,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字时,他都觉得内心十分满足。

  “那时候艰苦得很啊! 一块方板搭起就是课桌,凳子是用木墩子,学生自己用树锯一个,自己搬着上学去。”聂明贤说,孩子们的家散落在山沟各处,住得最远的学生,走到学校,要爬两个小时的山路。

  几间茅草房教室,是周边的老百姓自己动手搭建的。聂明贤记得,彼时,上至70岁的老人,下至10多岁的孩子,都拿着锄头、铁锹、锤子,没有工具就用手搬。墙是用泥巴夯成的土墙,房顶用茅草铺起来。

  在莽莽大山中,有学校的地方就会有钟声。每天,聂明贤与其他4个老师轮流摇铃,通知学生上课下课。刚开始是一声预备,再两声,再连着三声,“当当当”,上课了。

  早年教师紧缺,许多乡村学校采取的都是“复式班”的教学方式。两个年级的学生挤在同一间教室里是常事。一节课45分钟,聂明贤要把这节课的时间分成两部分,“比如前半节课先教二年级的学生,后半节课就安排他们做作业,然后再领着三年级的学生拿起语文课本。”

  40年从未请过事假

  上世纪70年代后期,学校实行教师住校管理。聂明贤就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生身上。为了解决当时教师紧缺的燃眉之急,他让自己的妻子夏正芬到山村小学做了8年代课老师。

  每天晚上,聂明贤在两人间的宿舍里,与同事共用一台煤油灯批改作业、备课,如果一天不备课,就很难赶上进度。

  在那个年代,几乎每天放学后,老师们都会上门家访。班上哪个学生住哪里,聂明贤全记得。一个班级30多名学生,每个月他都要徒步山路一个不落地做家访。有学生请病假,聂明贤怕耽误了课程,还专门跑到家里为学生辅导。

  学生和家长们对他都很亲。很多时候,为了表达感谢,家长们硬是要将自家种的蔬菜、鸡蛋,往聂明贤的手里塞。

  聂明贤在好几个乡村小学简陋的屋檐下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学生。1977年,他在甘棠大寨小学任校长,为了改善办学条件,他四处张罗着。最终在多方运作下,由大寨生产队投工投劳、教育局拨经费,学校新修了3间石木结构的教室,添了几十套桌椅板凳,面貌焕然一新。教学模式也从“二部制”改为“全日制”。当年,学校30多名学生全部考入了甘棠中学,学校自此声名鹊起,周边的家长都争着把孩子送进大寨小学。

  聂明贤说,那时候当老师,物质上匮乏,但精神上很富足,40年来,除了有一次生病休息了一年,自己没有请过一次事假。

  一笔一画油印试卷

  无论工作环境如何变化,都没有动摇聂明贤对教育的热爱。潜移默化中,也让他的孩子们有了长大后当老师的美好愿望。

  1984年,聂明贤的大儿子聂松第一个接过父亲的接力棒,走上了甘棠镇高炉小学的讲台。两年后,二儿子聂杉也进入同一所学校。1990年,小女儿聂静从黔西县师范学校毕业,也走上了三尺讲台。

  聂松记得,工作第一天,父亲告诉他:“要把师德摆在第一位,对待学生要像自己的孩子一样。”为了牢记父亲的教导,他用毛笔写下这句话,挂在办公室随时警醒自己。

  起初,聂松只是个民办教师,工资每月只有18元。“我入职那会儿,教育环境和父亲那一代比起来,有了很大改善,但条件依然有限。”聂松说。

  那时考试,是老师自己出题抄写在黑板上,学生再抄下来做。聂松觉得这种抄写模式耽误学生时间,他就和同事在钢板上铺起蜡纸,用金属笔把事先收集好的题目一笔一画刻上去,再油印成试卷分发给学生。

  “那个时候,农村学生辍学率高,很多家长对孩子上学并不在意。”聂松也像父亲一样,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地上门做家访,劝家长送孩子读书。

  1993年《教师法》颁布实施,聂松于1996年通过考核转为公办老师。现在,他一个月工资6800元。随着社会的进步发展,无论硬条件还是软条件,基层教育的教学环境和教学质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“教书育人”的传承

  如今,聂明贤的孙子聂龙,也加入了家族的“教育大军”。

  聂龙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。小学五年级时,由于贪玩,成绩一落千丈。一次考试,数学只考了70多分,他战战兢兢回家,生怕挨爷爷骂。然而,爷爷没有生气。

  “爷爷找来了五年级的课本,花甲之年的他,竟然决定和我一起学习。”聂龙说,那一刻,他很受触动,从此,爷爷在他心里播下了“教师梦”的种子。

  2014年,聂龙从遵义师范学院毕业后,成为毕节市第二实验高中的一名物理教老师。他的妻子王兰,也在同一所学校。

  “现在我们都是多媒体教学了,班里有微信群,老师和家长、学生的沟通更便捷,互动也更多了,这些都是爷爷、父亲当年不能想象的。”聂龙说,随着时代不断进步,作为一名年轻教师,必须不断提升自我,通过差异化教学和个性化教学,才能满足学生不同的需求。

  聂龙希望自己能成为像爷爷、父亲和姑姑们一样优秀的教师。对于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女儿,聂龙也有个愿望,希望她将来也能成为一名教师,用她学到的知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。

  每次家庭聚会,看着一家子10个老师,聂明贤的内心十分欣喜。聂明贤相信文化的力量。他最大的希望,是通过教育使得家乡的一代代人都变得有知识、有文化。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不辜负这个时代,将“教书育人”的信念传承下去。(都市新闻记者王奇 摄影报道

  责任编辑:朱永娣

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全天